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原创连载」常州被屠,还剩七人。他上任的地方也围的水泄不通

时间:2019-09-04

  2019 1小时外读书

  那些书法家们~第128篇

  【原创连载】常州被屠,还剩七人。他上任的地方也围的水泄不通

  文/卢秀辉

  戴表元在咸淳七年,只考中了进士乙科第十名,他本来想弃官另考的,因为他志在甲科,可是,家中有三个老人要养,自己也二十七岁了,等米下祸,就更没有叫劲的资本了。咸淳九年他去建康府报到做教授去了,在建康,认识了袁桷的父亲袁洪。

  

  袁洪,鄞县人。家境殷实,得识戴表元,令袁桷随戴望元学。南宋德祐元年(1275)迁临安教授,行户部掌故,均不能就。因为,时局大变,咸淳十年(1274年),至元十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伯颜率军至常州,与阿塔海会兵围城。招降不应,伯颜下令屠城,元军十分残忍,将人尸混合泥土修筑堡垒,还用尸体熬制人油,倒进陶罐之中,用抛石机抛向守军士,将他们烫伤烫死。常州守城官民全军覆没。一说留下了数百妇女儿童作为奴隶,一说整个常州只活了七个人。

  大军进逼临安,戴表元怎么进城?伯颜率三路大军将临安围了个水泄不通。元至元十二年(南宋德祐元年),至十三年,元军进行了攻取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的重要战役。1276年二月初二,南宋皇帝投降。时,南宋尚有40万大军驻扎在城外,怕朝廷战败,没人支付饷银而大打出手。没有谁能打败中华,败中华者都是自己。

  戴表元为了躲避兵祸,带着三个老人流离徒迁整整三年。路途,得知朋友朱开伯死了母亲,却无钱予以安葬,戴表元在苦难中伸以援手,帮助朱开伯才得以成葬。人民困苦如此,没落如此。他在《朱尉开伯求葬亲费序》中说道:“丙子之福,表元挟三老人走三州五县,犯死道数十。越多年, 赖一亲戚,物色得之天台山中。援之归鄞,久之益固,谋居浙河之西,又不可,则迁归乌石,又谋还如剡”。

  

  祥兴二年(1279),他才又回到家乡。戴表元说:“余家与渊明略相类”。家素贫,战乱毁劫后,生活益艰,原有固业,也已荡然无存,戴表元这一段的生活是十分贫苦的,他写了一首和《陶乞食》诗:

  今朝胡不乐,取书一哦之。

  饥穷古不免,陶生良有辞。

  骨肉同天伦,僮仆缘食来。

  如何长年中,万事付酒杯。

  脱身得一饱,激烈陈歌诗。

  不如鲁侯仁,借贷英雄材,

  嗟余亦有作,欲向谁同贻。

  不过,苦中有乐,知识分子随遇而安,并以诗书自娱,此时,百业也开始了复苏。他推门生袁桷为丽泽书院山长,袁桷也得上了力,可以帮助到他了;加上他的“文章东南大家”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江南一带,好养文士之风又开始略。于是,他能辗转鄞县、杭州等地,授徒卖文为生。

  袁桷在《袁先生墓志铭》中说:“两授徒于鄞、于宜、于杭”,当起了私塾先生,过起了授徒自给的生活。日子终于稳定了,但是,也仅是稳定而已。戴表元仍然贫穷,过着锄园授徒的日子。贫穷对知识分子来讲,是打磨自我的利器,对戴表元而言,发掘其中的意义也没有意思了。也有亲朋好友,学生信徒,怜其困难不易,屡屡推荐戴元当小官当个小官,食一份稳定俸禄,但是,他认为“禄仕非不美也,尽挈之则无以养廉,单行则谁与干蛊”?稳定收入好是好,但是,太低了。不足以廉政促勤,也不足以保证不利益的诱惑。所以,始终没有肯出仕。

  

  戴表元与赵孟頫相识的时候,戴表元已经40岁了,而赵孟頫也已经30岁了,那时是至元二十一年的时候的事了。俩人相识于杭州,在杭州的日子里,他们结伴而行,嬉戏游乐,谈论各自的见解,甚是情投意合。赵孟頫非常尊重这位比自己长10岁的文学家,还尊称他为“薇子”,有肯定他的气节的意思。赵孟頫请戴表元前去湖州,于湖州期间,戴表元在赵孟頫的居所,湖州城莲花庄创作了《湖州》、《苕溪》、《南混》等诗作。两人相从,谈论学问,交流书艺,互相认同,不忍分手。戴表元也请赵孟頫过奉化一行,戴表元与赵孟頫聚讲学于鹿顶山上法华寺朝晖轩中,引得奉化文人竞相与从,对二人大为欣赏。戴表元作待,赵孟頫书之,诗书合壁,时人称为“双璧辉映”。至元二十三,元朝行台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隐居于江南的宋代遗臣,得二十余人,赵孟頫名列其首,赵孟頫去做官了。而戴表元也于是年,长驻杭州授徒,一待就待了整整六年。

  戴表元与赵孟頫相交了一生,直至死。书信往来不断,诗歌唱和不断。赵孟頫的很多书画留下了戴表元的跋文和诗作,他的题画诗,他的书法,皆清新雅洁,而且引人入胜,无愧“东南文章第一”的名号。而戴赵之间,如此密切,足见情谊之深。

  为人不解的是,一辈子下来了,怎么还会在61岁时,为信州(今江西上饶)教授,再调婺州,因病辞职。把一辈子不仕元的忠义节气名声,毁于一旦。两年后终于又返回家乡归里,读书吟诗以待终年了。

  

  为这事百事不得其解,要知道,最难过的日子过去了,女儿出嫁了,儿子结婚了,自己都进暮年了,既了无牵挂,那时,戴表元名声又响亮。他在《以家事付诸儿惟不得姑苏陆氏女子消息》中说道:

  祗怜地僻少过从,更许年衰养惰慵。

  行健有时寻近局。起迟尝日到高舂。

  鹿皮冠野频频戴,鹅顶蔬粗款款供。

  儿妇团栾俱在眼,独怜无信过吴松。

  全诗对儿女双全的自得,以及对女儿的思念,把家事付诸子,身体尚好,天伦之乐让他对生活充满了情趣。

  戴表元著有《剡源集》、《剡源佚文》、《剡源佚诗》等。作品今存《剡源文集》30卷,佚诗6卷,佚文2卷。

  戴表元(1244~1310)宋末元初文学家,被称为“东南文章大家”。字帅初,一字曾伯,号剡源,庆元奉化剡源榆林(今属浙江班溪镇榆林村)人。

  

  卢秀辉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共享,切莫用于商业,违者必究!

  那些书法家们~第128篇

  【原创连载】常州被屠,还剩七人。他上任的地方也围的水泄不通

  文/卢秀辉

  戴表元在咸淳七年,只考中了进士乙科第十名,他本来想弃官另考的,因为他志在甲科,可是,家中有三个老人要养,自己也二十七岁了,等米下祸,就更没有叫劲的资本了。咸淳九年他去建康府报到做教授去了,在建康,认识了袁桷的父亲袁洪。

  

  袁洪,鄞县人。家境殷实,得识戴表元,令袁桷随戴望元学。南宋德祐元年(1275)迁临安教授,行户部掌故,均不能就。因为,时局大变,咸淳十年(1274年),至元十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伯颜率军至常州,与阿塔海会兵围城。招降不应,伯颜下令屠城,元军十分残忍,将人尸混合泥土修筑堡垒,还用尸体熬制人油,倒进陶罐之中,用抛石机抛向守军士,将他们烫伤烫死。常州守城官民全军覆没。一说留下了数百妇女儿童作为奴隶,一说整个常州只活了七个人。

  大军进逼临安,戴表元怎么进城?伯颜率三路大军将临安围了个水泄不通。元至元十二年(南宋德祐元年),至十三年,元军进行了攻取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的重要战役。1276年二月初二,南宋皇帝投降。时,南宋尚有40万大军驻扎在城外,怕朝廷战败,没人支付饷银而大打出手。没有谁能打败中华,败中华者都是自己。

  戴表元为了躲避兵祸,带着三个老人流离徒迁整整三年。路途,得知朋友朱开伯死了母亲,却无钱予以安葬,戴表元在苦难中伸以援手,帮助朱开伯才得以成葬。人民困苦如此,没落如此。他在《朱尉开伯求葬亲费序》中说道:“丙子之福,表元挟三老人走三州五县,犯死道数十。越多年, 赖一亲戚,物色得之天台山中。援之归鄞,久之益固,谋居浙河之西,又不可,则迁归乌石,又谋还如剡”。

  

  祥兴二年(1279),他才又回到家乡。戴表元说:“余家与渊明略相类”。家素贫,战乱毁劫后,生活益艰,原有固业,也已荡然无存,戴表元这一段的生活是十分贫苦的,他写了一首和《陶乞食》诗:

  今朝胡不乐,取书一哦之。

  饥穷古不免,陶生良有辞。

  骨肉同天伦,僮仆缘食来。

  如何长年中,万事付酒杯。

  脱身得一饱,激烈陈歌诗。

  不如鲁侯仁,借贷英雄材,

  嗟余亦有作,欲向谁同贻。

  不过,苦中有乐,知识分子随遇而安,并以诗书自娱,此时,百业也开始了复苏。他推门生袁桷为丽泽书院山长,袁桷也得上了力,可以帮助到他了;加上他的“文章东南大家”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江南一带,好养文士之风又开始略。于是,他能辗转鄞县、杭州等地,授徒卖文为生。

  袁桷在《袁先生墓志铭》中说:“两授徒于鄞、于宜、于杭”,当起了私塾先生,过起了授徒自给的生活。日子终于稳定了,但是,也仅是稳定而已。戴表元仍然贫穷,过着锄园授徒的日子。贫穷对知识分子来讲,是打磨自我的利器,对戴表元而言,发掘其中的意义也没有意思了。也有亲朋好友,学生信徒,怜其困难不易,屡屡推荐戴元当小官当个小官,食一份稳定俸禄,但是,他认为“禄仕非不美也,尽挈之则无以养廉,单行则谁与干蛊”?稳定收入好是好,但是,太低了。不足以廉政促勤,也不足以保证不利益的诱惑。所以,始终没有肯出仕。

  

  戴表元与赵孟頫相识的时候,戴表元已经40岁了,而赵孟頫也已经30岁了,那时是至元二十一年的时候的事了。俩人相识于杭州,在杭州的日子里,他们结伴而行,嬉戏游乐,谈论各自的见解,甚是情投意合。赵孟頫非常尊重这位比自己长10岁的文学家,还尊称他为“薇子”,有肯定他的气节的意思。赵孟頫请戴表元前去湖州,于湖州期间,戴表元在赵孟頫的居所,湖州城莲花庄创作了《湖州》、《苕溪》、《南混》等诗作。两人相从,谈论学问,交流书艺,互相认同,不忍分手。戴表元也请赵孟頫过奉化一行,戴表元与赵孟頫聚讲学于鹿顶山上法华寺朝晖轩中,引得奉化文人竞相与从,对二人大为欣赏。戴表元作待,赵孟頫书之,诗书合壁,时人称为“双璧辉映”。至元二十三,元朝行台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隐居于江南的宋代遗臣,得二十余人,赵孟頫名列其首,赵孟頫去做官了。而戴表元也于是年,长驻杭州授徒,一待就待了整整六年。

  戴表元与赵孟頫相交了一生,直至死。书信往来不断,诗歌唱和不断。赵孟頫的很多书画留下了戴表元的跋文和诗作,他的题画诗,他的书法,皆清新雅洁,而且引人入胜,无愧“东南文章第一”的名号。而戴赵之间,如此密切,足见情谊之深。

  为人不解的是,一辈子下来了,怎么还会在61岁时,为信州(今江西上饶)教授,再调婺州,因病辞职。把一辈子不仕元的忠义节气名声,毁于一旦。两年后终于又返回家乡归里,读书吟诗以待终年了。

  

  为这事百事不得其解,要知道,最难过的日子过去了,女儿出嫁了,儿子结婚了,自己都进暮年了,既了无牵挂,那时,戴表元名声又响亮。他在《以家事付诸儿惟不得姑苏陆氏女子消息》中说道:

  祗怜地僻少过从,更许年衰养惰慵。

  行健有时寻近局。起迟尝日到高舂。

  鹿皮冠野频频戴,鹅顶蔬粗款款供。

  儿妇团栾俱在眼,独怜无信过吴松。

  全诗对儿女双全的自得,以及对女儿的思念,把家事付诸子,身体尚好,天伦之乐让他对生活充满了情趣。

  戴表元著有《剡源集》、《剡源佚文》、《剡源佚诗》等。作品今存《剡源文集》30卷,佚诗6卷,佚文2卷。

  戴表元(1244~1310)宋末元初文学家,被称为“东南文章大家”。字帅初,一字曾伯,号剡源,庆元奉化剡源榆林(今属浙江班溪镇榆林村)人。

  

  卢秀辉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共享,切莫用于商业,违者必究!

  • 友情链接:
  • 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版权所有© www.ntgzsx.com 技术支持: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