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

【民警文苑】母亲的半枝莲

时间:2019-08-19

——公安临渭分局民警陈凯

原来,它还有这样的名字——半枝莲! 自小,我就知道它叫太阳花,属马齿笕科,也一直以为它就这么一个名字。我觉得“太阳花”这个名字用于它很切贴,因为,它总是迎着太阳绽放,随着日落收敛,且所有花朵整齐划一,无一例外,甚至我觉得太阳就是太阳花的灵魂,没有太阳,就不会有太阳花。

我喜欢太阳花的花朵,我更喜欢太阳花的生命力。也许是它本属于马齿笕科吧,它的生命力跟马齿笕一样的顽强,顽强在爱活,易活。如果你喜欢,无论你是下种还是插枝,只要着地就能生根,粘土就能成活,而且很快分支繁衍,把一片土地,一个容器繁衍得生机勃勃。母亲爱花,她总是喜欢把老屋的院子打理的艳艳的,无论哪个季节,只要你推开我家那扇沉重的铁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各色的盛开。什么九月菊,凤仙花,红薯花,月季花,串串红,还有许许多多我叫不上名字的,总之,满院子集合,满院子媲美,满院子芬芳。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种太阳花,它花型虽小,但花色多样,一到盛夏,它就可着它的生命力生长,可着它的生命力开花和招展,阳光越是强烈,它的花朵越是灿烂。

我记不清,母亲是哪一年往自家院子撒了太阳花的籽种,少说也有二十多年了吧,反正自太阳花落户到我家,每年暮春之后,它就悄然地从房前屋后的地下冒出来,随着夏日脚步日益发展壮大它们的队伍,毫无顾忌,得寸进尺,铺将开来。墙角也是,路边也是,甚至铺路的青砖逢里也是,好像充满好奇心的小精灵,抻出头来看世界。它们无论生长在什么境地,都不需要特意呵护,只要一抔土,一滴水,一片阳光,它就自顾自地蔓延着,所以,母亲的院子年年这个季节,少不了这一席一地的花布。我家的老屋,虽然年久失修,墙壁多有剥脱,台阶也因为少了人迹而生出苔藓,门窗的油漆也多少有些缺损,更别说妈妈脸颊上的皱纹了,也是一年多过一年。但,每当我回到家,和母亲一起看花,聊花的时候,妈妈的脸上无形间便有了知足的笑容来。只要我一回到家,她老人家总会积极主动地向你介绍,说今年这个花又多了几个瓣,那个花又多了一种色,邻居谁谁谁又挖走了一些。她在叙说时,嘴角总是含着笑,好似这些花儿般,心心相惜着。看着她佝偻起的背和飘忽在额前的白发,我的内心就隐隐约约的生出一种难以言表的酸楚,但是,我也观察到,无情的岁月,却并没有带不走母亲心底里那股对现实生活的热情,似乎她把自己所有的孤独寂寞,都融入到了她所养殖的花朵里,不,我甚至懂得,在母亲的这股生活的热情里,不仅有花,有美,还有她的子孙,甚至还有,她对所有身边的存在都抱以祝愿和包容的情愫,就如眼前这太阳花,没有多余条件的苛求,一处老院,已是她安处的满足!

这天,我忽然意外地知道了太阳花还有一个名字——半枝莲! 半枝莲,多么美妙的文字,当我用心体味和试图以我自己的文质能力诠释这个名字的时候,母亲的形象总是和我要思想的半枝莲交织在一起,让我无法将她们分别开来……

  • 友情链接:
  • 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版权所有© www.ntgzsx.com 技术支持: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