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地下机车竞赛,迎战曾经的职业赛车手,争夺第一

时间:2019-08-29

  小说:地下机车竞赛,迎战曾经的职业赛车手,争夺第一

  狮子门不仅仅是滨海市地标性建筑,更是整个滨海市目前存在的三处异空间大门之一。

  没有人知道异空间是怎么出现的,没有丝毫的规律和征兆,异空间内是完整的另一个世界,未曾踏足之前,谁都猜不到里面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截止目前为止,人类探索的异空间世界领域,也只是那微不足道的一小片区域。

  而凤蝶魂珠就是来自狮子门异空间内一种被命名为凤蝶的生物死亡后小概率生成的魂珠。

  魂珠可以被人类修炼,有概率获得凤蝶的能力,因为凤蝶魂珠的能力雾化非常的稀有,所以在黑市上售价高达四五十万,且有价无市,基本上一出现就被拍卖掉。

  凤蝶本身并不稀少,奈何魂珠爆率太低,这才被炒到极其高昂的价格。

  这也是为什么苏南山在听到老鼠给一枚凤蝶魂珠后,即便冒着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死亡率风险依旧选择参赛的根本原因。

  就算自己不赌运气使用她,拿去卖也能获得一笔丰厚的回报。

  死亡谷就在狮子门异空间,说是山谷实则是连绵大山,高耸险峻,陡峭无比,山底有一条崎岖坎坷的山路蔓延至远方,他们的比赛赛道就是先入谷底烂路,再上陡峰盘山,再下谷底烂路,最后直线冲刺。

  谷底烂路还好,最危险的是陡峰盘山路,狭窄的只有一米宽的山路,没有护栏,且弯路连绵多变,稍不注意面临的就是摔入山谷迎接死亡的命运。

  在死亡谷赛道的起点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堆年轻人,热闹非凡。

  起点处一并排停着九辆,苏南山戴上了头盔骑着卡库斯来到了第十序位。

  头盔下的耳麦里传来老鼠的声音,苏南山目光随之朝右侧看了过去。

  在第三序位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正整理着手套,满脸的黑白杂色胡须平添了一份沧桑,而这个陌生的面孔正是这次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来自厄尔多斯的赛车手。

  “各就各位!”一声哨声划破天空,热闹的围观群众们目光也纷纷聚焦在赛道起跑线上的十台机车上。

  “流星,干死那个鬼佬!”人群中不知道谁吼了一声,顿时整个场面沸腾。

  苏南山转头看向那沸腾的人群,人群中老鼠就站在一个年轻的陌生面孔身边,在他一旁就是滨海赫赫有名的富二代郭辉。

  “轰轰轰!”油门轰鸣的声音此起彼伏,噼里啪啦的排气声充斥着耳际,整个场面变得越发激烈。

  苏南山也缓缓俯下身目视前方,捏着刹车,不断地轰着油门保持在2000转。

  “倒计时十秒!”

  “十!”

  “九!”

  伴随着一声声倒计时的声音,代表着开始的高举黄旗也在最后一秒倒计时中挥下。

  下一刻刹车一松,后轮高速转动溅起无数碎石灰尘,打着飘儿空转了两圈激射而出。

  油门直接扭到底,强烈的推背感和机车的轰鸣声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声音,苏南山的视野里只剩下前方的赛道。

  码表在疯狂的上升,4秒不到破百,苏南山一骑领先。

  然而苏南山知晓这只是暂时的,死亡谷拼的可不仅仅是速度,还有机车的耐力,车手的操控。

  在这里能够发挥出极致的机车,只有改装过后的山地摩托,或者改了三叉避震的机车。

  很快平坦的路面结束,机车驶入了死亡谷,迎面便是一个半个高的巨石拦路,两个办法穿越,要么抬车头飞跃,要么侧滑从石缝切入。

  在高速行驶下的苏南山没有丝毫犹豫,猛的抬起了车头,车子呼啸而过,飞跃了巨石冲进了死亡谷。

  然而迎面不到五十米就是一个Z字型切入弯,飞跃而过的苏南山根本来不及反应,被迫强行压低车身侧滑,轮胎摩擦着地面拉出长长的胎痕,这才在快撞墙的情况下刹住车身,而此时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

  等苏南山轰油门入弯时,对方更适应多变弯赛道的山地机车直接灵活的切入Z字弯,随后一个漂亮的甩尾逃离了苏南山的视野。

  尽管对方带着头盔,但苏南山认得对方的赛车服,正是那个来自厄尔多斯的外国人。

  虽然心里早有预料,这家伙会很强劲,但苏南山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如此之强,如果苏南山没有猜错的话,对方的发动机一定改成了高爆发的重机车发动机。

  山地车本身的避震,搭载高爆发的重机车发动机,在力量输出与弯道表现都不会太差,但有一个地方对方会比较薄弱——传动轴。

  选择山地越野机车,传动轴设计就会折叠较小,在接下来的山路考验下,对传动轴无疑也是考验,搭配高爆发发动机的山地越野车在传动轴负荷方面肯定会多少有点问题。

  那对方就必须物理手段来防止传动轴因为负荷输出而断裂,而这个点就是苏南山反超的时机。

  颠婆多变的山路让苏南山的速度只能保持在60km/h,全程注意力高度集中,来应付下一个出弯口会遇到什么困难。

  死亡谷的可怕不仅仅来源于对机车耐力的考验,对机车手的意志也是一种考验,在如此复杂多变的赛道上,既要保持速度又要应变各种突发情况,稍不留意将是万劫不复。

  入弯出弯,耳麦里传来老鼠实时汇报整个赛道赛车手的距离情况,苏南山头盔下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沉闷的呼吸声渐渐大过了机车轰鸣的声音。

  “快!南山!外国佬停下来了!他的机车受不了了,就在上盘山路的入弯口那里,盘山路窄,一旦你抢在他前面,他就没办法超越你!”老鼠的声音在耳麦里惊呼着,苏南山压低了身子,油门一轰到底。

  两个弯道一过,苏南山便看到了停在一旁的外国佬,看到对方平静的等待模样,苏南山莫名的心底一突,下意识地捏住刹车,车子滑行了十米远才刹住。

  紧随身后的机车呼啸而过超越了苏南山冲上了盘山路。

  然而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四指利爪自漆黑的山谷中探出,抓碎了冲上盘山路的那辆机车,机车上的赛车手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利爪碾碎。

  而紧随其后的两辆机车也被这惊恐的一幕吓的失去方向感,来不及反应一头扎向了山谷的深渊。

  看着这一切在自己面前发生的苏南山头皮发麻。而此时一直停在一旁等待的外国佬一轰油门踏上了盘山路,然而利爪却没有出现袭击他。

  又一辆机车飞驰而出,超过了苏南山安然无恙的驶上了盘山路。

  “南山!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停下来!”耳麦里传来老鼠气急败坏的声音让苏南山回过神来,目光瞥了一眼漆黑的深渊,一轰油门冲上了盘山路。

  • 友情链接:
  • 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版权所有© www.ntgzsx.com 技术支持: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网站地图